谭华:中国古代的健康观

谭华:中国古代的健康观

健、康二字,分别见于殷商时代。“健”字偏重于指精神和意志的坚强,《易经》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句话,就是说的这个意思。 谭华:中国古代的健康观明清史研究怎样认识健康的本质?健康的标准是什么?这是人们在探求健康之道时必须回答的又一个重要问题。健、康二字,分别见于殷商时代。健字偏重于指精神和意志的坚强,《易经》里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句话,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康字初见于《尚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六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寿、康与疾、弱对举,可见康字的意思偏重于指身体的健康无疾,非常接近于今天健康一词的含义。古人认为气也是健康的本质和基础。阴阳二气在人体内外不停地流动运行、人体内阴阳二气的平衡与和谐,就是健康状态的基本表现形式,也是健康长寿的基本要求。具体说来,体现为和、动、度三个字。一、论和孔子说:礼之用,和为贵。中和是中国传统哲学的一个核心范畴,对于中国文化有非常深广的影响,也同样为历代医家及养生家所推崇,如董仲舒就说过这样的话:能以中和养生其身者,其寿极命。不能做到和,还会危及生命:反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和乃生,不和不生。和就是指不偏离常态,不过分:阴阳并毗(按毗即偏),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伤人之形乎?春秋时医和论病因时说:天有六气,......淫生六疾。......过则为灾。和又有平正的意思。《管子・白心》说:和者,天地之正也,阴阳之平也,其气最,良匆之所生也。总而言之,和意味着阴阳二气的调和、流通,正如《庄子》所说的:一清一浊,阴阳调和,流光其声......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成玄英解释这段话的意思是:阴升阳降,二气调和,故施生万物。和的状态是通过阴阳二气的流动、运行、升降而实现的。把和即健康这一看法发挥得最清楚的还得数《黄帝内经》。《内经》把人体内部的阴阳平衡看作是健康的基础;一旦平衡被打破,健康也就同时被破坏了。《内经》中说: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阳注于阴,阴满于外;阴阳匀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名日平人(按即健康无病之人)。如果阴阳相倾,那就会使气乱于卫,血逆于经,血气离居,偏离了和的状态,健康也就失去了。二、论动天地之气在不断地运行流动,人自身新陈代谢的生命活动也在不断地进行着,因此,阴阳之气也就在人体内时、因地、因气象的变化而变化。阴阳的平衡和调和状态也就不能不时时有受到扰动乃至破坏。《内经》把气的这种运动归纳为升、降、出、入四种形式: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故器者,生化之字。器散则分之,生化息也。所以,古人主张在动态中把握平衡、进而实现中和的状态。董仲舒就这样说凡养生者,莫精于气。是故男女体其盛,臭味取其胜,居处就其和,劳佚居其中,寒暖无失适,饥饱无过平,欲恶度其理,动静顺性命,忧惧反之正。此中,和常在乎其身,谓之大得天地泰。大得天地泰者,其寿引而长;不得天地泰者,其伤而短。三、论度动态平衡的关键是把握度,即把握事物发展变化以及自身因应变化的最佳程度。格守中道的孔子早就认识到了度的重要性,所以他说:过犹不及。似乎孔子也已经注意到了度与养生长寿之间的联系,《论语》中记载:鲁哀公问于孔子:有智者寿乎?孔子曰:然。人有三命而非命也者,人自取之夫寝处不时,饮食不节,佚劳过度者,疾共杀之。孔子所说的时、节、度,都是限度、程度的意思。大体上说,古人对于如何把握度有三种不同的态度:以儒家以及《管子》为代表的一派,强调过犹不及,主张通过控制自己不要逾越规矩来达到保持中和的状态。例如,《管子・内业》说:不以物乱官不以官乱心,是谓中得......正心在中,万物得度。《荀子》也说:食饮衣服、居处动静,由礼则和节;不由,则触陷生疾。用礼来规范自己的饮食起居,就会达到度的理想境界(和节),否则就会发生疾病,危及健康。道家以及后来的道教则主张清静无为、顺天法道,自然而然地达到符合自然规律的结果。在他们看来,度实际上就是作为天地万物本原的道的自然状态。道是自在无为的只有自然无为才能实现适其度《老子》里讲得很清楚: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日复命。复命日常,知常日明。不知常妄,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在这段话里,常也就是度的意思。《韩非子・解老》对此解释得比较透彻:故视强则目不明,听甚则耳不聪,总虑过度则智识乱......所谓治人则,适动静之节,省思虑之费也。显然这是一种顺应自然的态度。《吕代春秋》以及古代医生们则大多主张积极地去认识世界,认识规律,从而达到知度守节、应时而动的境地:天生生人而使有贪有欲,欲有情,情有节。圣人修节以止欲,故不过行其情也。同书尽数篇里又说圣人察阴阳之宜,辨万物之利以便生,故精神安乎形而年寿得长也。这里的宜和利都包含有度的成分在内。《内经》在讨论病理病因时,也经常使用相任(按即平衡协调之意)、相胜(即不平衡)之类词语,其中也有适度的意思。《内经素问运行大论》中就有这样的话: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也......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也。汉末三国时神医华佗则进一步把度解释成人体运动的度这就使他比别人更加接近事物的本质了:人体欲得劳动,但不当使极尔。不当使极就是不要过度的意思,华佗还具体提出了因人而异掌握度的标准,即活动到怡而汗出的地步。总而言之,按照传统的看法,人、社会、自然是一个统一的和谐整体,它们之间存在着普遍的复杂联系。这种统一的基础是气,它们之问的联系也是通过气的运行流动变化来实现的。人们为了实现健康长寿的目的而进行的种种活动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实现和保持这种和谐统一的状态。从本质上看这种和谐统一的状态也就是阴阳和谐平衡,这种和谐和平衡就是生命常态即健康的本质和标准,也是长寿的本质;所谓通过养生而达到长寿也就是用各种方法使失调的阴阳不断复归平衡尽可能维持人体的阴阳平衡状态。正是在这种认识之下,形成了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长寿养生方法体系。来源:选自谭华《论中国古代的健康观》,载于《四川体育科学》年第期《中国历史评论》编辑部

原标题:谭华:中国古代的健康观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上一篇:郑洪:中国历史上的防疫斗争
下一篇:李皓镧是秦始皇的母亲吗

相关文章